返回

租车典当:一场空手套白狼的游戏

2011-03-28

 

“骗租一族”的混沌生活

“车是别人的,当掉以后,钱就是自个的了。”

今年26岁的阿挺是三门县健跳镇人,平时没有正当职业,整天与一班哥们“混社会”。

几年前的一天,他与胖子、康康等人在三门县城玩。没出几天,身上的钱都花完了。他们几个一商量,有了主意:租辆车当掉,可以快速“致富”。

阿挺打电话给曾经打过交道的一家租车公司的业主郑某,以250元钱一天的价格,租了一辆桑塔纳轿车。第一天,他们开车在县城到处兜风“过把瘾”。次日,他们开车到宁波市宁海县,与一个叫利哥的人接头。按照“江湖规矩”,阿挺写了一份“今向利哥借到人民币25000元,以桑塔纳3000轿车作抵押”的字条,并注明还款期限为10天,日息250元。阿挺落款用的是假名字、假身份证号码。利哥则“睁只眼闭只眼”,根本不认真查验。

“其实,他们也不指望我到时会拿钱赎回车子。”阿挺说。钱到手后,他们就像岸上的鱼儿被放回到水中,顿时神气活现起来。回到三门,阿挺先给自己买了一条8000多元的金项链,然后一帮人跑到杭州,在延安路一带大肆购买名牌鞋子、衣服等,春风得意。

几天后,他们又有了新的行动。这次由胖子出面,在三门另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租了一辆本田轿车,先开到椒江与大家会合,再准备开往宁海当掉。

胖子没有想到的是,朝夕相处的同伴会使出“无间道”,把自己给“黑”了。

阿挺先安排同伴小伟好好“招待”胖子,陪他唱歌、喝酒,把胖子灌醉后扔在客房。然后,阿挺在另外两名同伙阿能、阿考的陪同下,偷偷将车子开到宁海当掉。拿到45000元“横财”后,他们马上跑到路桥。阿挺给自己买了一部价值3000元的手机,给阿能买了1300元的手机,并给了他6000元现金。之后,几个人又坐车去杭州。小伟随后赶来与他们会合,分得2000元“辛苦费”。

从路桥、杭州,再到上海、郑州……他们带上几个女伴,开始周游各地的“黄金周”行程。一番潇洒快活,总共花掉2万多元,剩下的都被阿挺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迟来”的惩罚

自去年年底以来,三门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开展“控发案、强打击、保安全”专项行动,对群众反映强烈的租车诈骗案件进行集中查处、清理,加大了打击力度。民警们还通过各种形式的走访,加强与租车业主的沟通,对摸排信息全面梳理。阿挺等一批漏网嫌疑人在此时重新进入民警视线。

县公安局组织人员对阿挺开展抓捕。但“人在江湖飘”的阿挺似乎嗅出了不对劲,行踪更加飘忽不定,一时间好像人间蒸发了。刑侦大队民警向阿挺家人讲法律、讲道理,申明利害关系,敦促其家人规劝阿挺接受处理。去年11月底,阿挺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今年34日,宁海籍男子利哥落网。到目前,这个松散型的诈骗团伙,先后共有9人落网,其中6人被刑拘、3人被取保候审。另有数人在逃。上文提到的胖子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罪、诈骗罪(另案处理)在乔司监狱服刑,被三门警方押回审查。

说起这个团伙的成员情况,参与侦办案件的民警胡自海很是惋惜。比如成员周某,1991年出生,父母离异。缺少家庭关爱的他,早早便跟着其他成员“混社会”。200811月,他采取与阿挺类似的手法当掉了一辆别克轿车,受到法律惩

罚。当时,他还未满18周岁。今年223日,他刚出狱,当天就又被民警带走审查。

“每次看到他稚气的脸,那种满不在乎的表情,就感觉到很痛心。”胡自海说。

据统计,截至今年3月底,三门公安局共查处租车典当诈骗案件11起(其中积案10起),处理涉案犯罪嫌疑人18名,追回赃车11辆,责令嫌疑人赔偿业主经济损失10余万元。

典当交易中的“黑色利益链”

据了解,“骗租一族”绝大多数是无业人员。他们没有经济收入,开销却不小,在金钱压力下铤而走险。他们当中有的是赌徒,欠下赌债、借了高利贷无力偿还;有的囊中羞涩,却想在异性或者朋友面前“充大款”,满足一下“挥金如土”的虚荣心。“他们在诈骗作案时,很少考虑后果,钱到手后马上用于偿还债务或者胡乱挥霍,可以说很疯狂。”胡自海说。

三门刑侦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汽车租赁是近年发展起来的新兴行业,无明确的主管部门和法律加以界定、约束,处于无序经营状态。“由于行业竞争激烈,为了招揽生意、争夺客源,租赁公司业主往往忽视风险,对承租人的身份背景、租车资格等个人信息审验不严,未办理租车合同或者未认真填写相关条款等,从而留下安全隐患,给一些别有用心的‘承租人’可乘之机,导致‘租车诈骗’现象一再上演。”

至于案件中的另一当事方,则是打着各种名号的寄卖典当行。他们的不规范经营为骗租套现者打开方便之门。一些寄卖典当行不具备从事这一行业的基础,有的甚至是无照经营,缺乏诚信经营理念,唯利是图,为牟取不当利益,或超越经营范围收典汽车,或以借款典质方式收车规避法律查处。“在金钱驱动下,形成了‘租车—当车—赎车’的黑色利益链,典当行在有意或无意中充当了骗租者的帮凶。”

“有几次接到陌生电话,对方说,你的车被别人当在我这里,你什么时候拿钱来赎吧。这时觉得头都大了……”有过类似经历的业主不在少数。车子抵押到期后,典当行在与当车人交涉无果的情况下,一般不会将车子出售,而是设法与业主联系,讨要“赎金”。面对这样的情况,极少数业主只能自认倒霉,选择花钱消灾。

“在这里,我们也提醒一下汽车租赁行业的业主们,一定要加强防范,对承租人、担保人的身份信息认真查验,签订租赁合同,避免造成重大损失。”

责任编辑:张豪英

联系电话
4008-400-500
公众号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