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营业网点

  • 在线商城

  • 典当业务

  • 专家服务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行业动态

典当行爱炒股 13家典当行顶风作案现形记

 

典当行不允许对外投资的禁令或将放宽。  

20115月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布的《典当行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取消了2005年颁布的《典当管理办法》中第28条“不得对外投资”的规定。  

“对外投资的范畴实际上包括了对外股权投资,比如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参与上市公司增发等。”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张远忠告诉记者。  

但本报记者注意到,在最新意见征求稿发行前的2007年大牛市至今年5月之间,却有13家典当公司的名字活跃在上市公司流通股股东榜单上。  

其中最新案例为2011年半年报中赫然持有262万股,而位列张江高科第七大流通股东的青岛吉一典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吉一典当”)。  

青岛吉一典当于一季度建仓张江高科,参考彼时10.32元的平均股价,持股成本约为2702.53万元。今年2月中旬以来,在新三板概念推动下,张江高科股价逆势大涨,二季度初更一举涨至12.7元。  

但由于张江高科股价起伏较大,截至99日收盘已经回落至9元,若青岛吉一典当目前仍持有242万股不放,则浮亏约345.84万元。  

“我们典当行其实是代持股权,代替典当行的一位法人股东持有,以方便进行大宗交易持股。”99日下午,青岛吉一典当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但她拒绝透露具体代替哪位法人股东持有,并表示该代持举动并未违反现行法规。  

但记者随即查询上交所上半年大宗交易信息发现,上半年张江高科并未发生大宗交易。  

事实上,违反法规顶风作案的或许不止上述13家典当公司,有私募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反问,“13家典当公司是因为持股数量较高,现身流通股东榜单才被迫被市场所知,那其他持股数量较低而未被市场察觉的典当公司呢?”  

同时也有典当行业人士表示,确有一些典当公司存在炒股行为,但多因为持股数量少,并未被市场广泛关注。  

持股7亿的典当公司  

在上述13家现身上市公司流通股东名单的典当公司中,普宁市金信典当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宁金信典当行”)是唯一一家以发起人股东身份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的典当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康美药业上市时,普宁金信典当行作为发起人股东持有公司29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10%  

公开资料显示,普宁市金信典当行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为600万元,主营典当和拍卖业务,其法人代表马兴田,正是康美药业的董事长和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现行的《典当管理办法》于2005年才开始颁布施行,但2005年后至今,普宁市金信典当行多次参与康美药业的增发和二级市场增持。最近的一次则为2010824日参与康美药业的配股。  

“如果说2005年未明令禁止典当公司对外投资之前,普宁市金信典当行以法人股东身份参与持股以及增发的行为并未违法。那么该典当行2005年之后实行的一系列主动增持康美药业股票的行为实际上已经是投资行为,违反了现行的典当管理办法。”张远忠律师指出。  

财报数据显示,经过历次增发扩股转增后,该典当行目前共计持有康美药业4655.74万无限售股,占总股本的2.12%,位居第三大股东。若参考99日康美药业15.4元的收盘价,则普宁市金信典当行持股账面市值已经达到7.19亿元。  

99日下午,记者致电普宁市金信典当行,但其工作人员以忙碌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典当公司的炒股经  

作为并非专业出身的二级市场投资者,典当行同大多数散户一样也偏好采用短线作战,快进快出的操作路径。  

根据记者统计,在上述12家典当公司中(剔除作为法人股东的普宁金信典当行),有11家采取了短线操作的投资战略,它们经历短暂一个季度的持股后,即会选择获利出逃或被迫割肉。  

尽管均为短线操作,但在选股风格上,典当公司却有一套独特方式,大致结合了“机构投资者”、“散户”和“重组股专业户”三方特点。  

从其持股路径来看,典当公司们不仅热衷于基本面分析偏好低点抄底、以及新股短线投机;更相伴机构投资者精准押中重组股;此外,更有部分典当公司将眼光放在高风险的ST股身上。  

有意思的是,尽管它们本身并非专业的机构投资者,但在炒股上却颇有天分。上述8家采取短线操作的典当公司中,仅有3家亏损,剩余5家全部获利。  

而在这5家短线获利典当公司中,投资收益率最低为上海鹏隆典当有限公司,持有珠江啤酒三个月投资收益率为15.49%,最高则为长春恒生典当有限公司狙击ST阿继豪赌重组,最终实现了35.72%的收益率。  

5家中投资账面收益最高的北京资和信典当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资和信典当行”)抄底津滨发展一役为例,2008年四季度,资和信典当行凭借持有422.43万股,忽然跻身津滨发展第九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当期除资和信典当行这唯一的一家法人股东外,其他流动股东全部为基金、险资等机构投资者。  

若以津滨发展2008年四季度平均股价3.125元计算,则资和信典当持有422.43万股的建仓成本为1318.75万元。  

2009年一季度资和信典当行趁津滨发展股价反弹时迅速获利出局。若参考2009年一季度津滨发展4.16元的平均股价,则资和信典当账面浮盈达到436.77万元。  

但也有典当公司踏错抄底行情。2008年三季度,重庆市天平典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平典当”)趁东方银星股价接连下挫,买入86.5万股,当季平均股价约为4.79元,但四季度以来,东方银星股价未能止跌反而持续跌至2.41元的谷底,此时天平典当只得无奈割肉出局,账面亏损约为137.54万元。  

除抄底外,典当公司也涉及了新股短线投资。2010年,在IPO发行扩容的推动下,创业板和中小板新股一度成为市场热点,发行市盈率屡创新高。  

在这种情况下,上海鹏隆典当有限公司在珠江啤酒上市后的一个报告期内就斥资263.16万元买入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