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营业网点

  • 在线商城

  • 典当业务

  • 专家服务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媒体关注

【中国商报】“典当”经济转型 典当岂能“逆水行舟”

核心提示: 虽然只是融资市场一个“补充式”的组成部分,但从典当客户群体的“此消彼长”中,也能让人对传统产业领域的兴衰、新兴行业的崛起窥见一斑。
    典当客户群体的变化,与近年来国家经济环境的变化不无关联,这是行业的一个普遍感受。如今,很多典当人都在感叹,相比以往,过去的那些主流优质客户,“变质”的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又有一些新面孔开始陆续钟爱于走进典当。经济的转型升级是否给典当造成了一定危机感?对于这些变化,行业又该摆出怎样的姿态?

经济环境的折射

经济转型升级,与典当相关的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房地产商和与其相关的行业客户的减少。

“总体上看,比起三五年前,房地产商的客户群体明显少了很多。”北京华夏典当行资深融资顾问孙继峰告诉中国商报记者。

据他形容,随着国家调控房地产市场政策的逐步深化,“尽管中小房地产商为了周转招投标保证金这样的需求至今一直陆续存在,但这类的客户骤降却是个不争事实。”除此之外,产业链的不景气,链条上相关的行业自然也不能幸免,“比如家具、建筑、水泥等企业,融资需求都从以前的旺盛转向了现在的鲜少。”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对于上述情况,不少地区的典当业内人士都表示出了同感。例如在重庆,企业类典当客户中与建筑相关的以往能达到60%以上,而据该市典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陈瑜的保守估计,近两年至少跌破了50%;在武汉,之前的典当客户源大多也是与房地产相关的中小企业,借款的用途基本多为工程款、项目启动资金等,如今此类客户大幅减少,使得当地有典当经营者不禁感慨:对于这一类企业客户,主动去做,还不如不做,“因为风险太大了”。

有意思的是,典当虽然只是融资市场一个“补充式”的组成部分,但由于与这个行业往来的企业客户形形色色、包罗万象,从客户群体的“此消彼长”中,反而能让人对传统产业领域的兴衰、新兴行业的崛起窥见一斑。

“前几年在合肥,机械制造、家电以及农业产业化中一些基础性的、深加工类型的行业,对于典当行来说都属于比较重要的客户。就拿兴泰典当来说,当时对这些企业的放款,能够达到贷款总量的60%以上。”安徽兴泰典当行业务部经理田宝同表示,“但随着近几年经济下行压力的不减,以及在这种背景之下的产业结构转型调整,这几个产业链,包括其中上下游的一些行业企业,都无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自然,典当客户群体也会随之发生明显变化。”

跟城市规划有关

有消息称,国家经济转型促进产业结构调整,重化工、冶金、建材等传统产能过剩行业的项目投资正在逐步减少,导致项目型市场对自动化产品的需求萎缩幅度进一步加大。在2015年的OEM市场中,风电、电子制造设备、交通运输工具、医疗设备等国家政策导向和消费相关的行业依然保持了较好的市场增速;而传统的、产能过剩行业需求则出现较大幅度的萎缩,机床、纺织机械、橡胶机械都是典型代表。

孙继峰的感受对此给予了一定程度的印证。“近两年来我们发现,有几类企业客户群体出现了明显增长。一是医疗器械类的,既包括相关生产商,也有代理商;二是做园林绿化类的客户,他们的特点在于招投标往往是一个项目接另一个项目,客户基本是政府机关,回款相对比较慢;还有一类就是新兴行业的客户,比如研发或者代理软件的公司。目前,这些类型的客户贷款大约占了我们日常业务的百分之二三十左右,并且呈增长趋势。”

在经济大环境影响的同时,城市规划发展、布局的变化对于典当行定位服务客户群体也是一种借鉴。仍以北京地区为例,众所周知,作为曾经国内最大的消费电子集散中心之一的中关村,按照相关发展规划,未来3年至5年内将完成转型,15万平方米的传统电子卖场将逐渐腾退,业态将逐步被新模式和新业态所取代。

“华夏典当行在中关村的分店,以前的客户基本上都是卖场的商户,现在这类融资需求基本上都没有了。由此可以预见,随着‘动批’这样的市场疏解工作逐步完成,以前这些服装商贸类的典当客户群体显然也会随之变化。”孙继峰说。

针对这些现象,北京一位城市规划研究人士指出,未来城市的发展,关键在于找准自我的核心竞争力。“例如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北京的政治文化中心、上海的经济金融中心、广州的商业贸易中心、深圳的科技创新中心,这就是其各自的主要竞争力之所在。而对于其他的二三线城市来说,地方支柱型产业的转型升级势不可挡。必须看到,当前一些传统的、落后的加工生产模式已经逐步被取代。因此我认为,典当行业的将来与这些变化是密不可分的。”     

与此同时,在采访中,中国商报记者还查阅到了一份由上海产业转型发展研究院发布的《长江经济带转型发展指数》报告,其中指出,文化创意、电子商务、互联网+、体验旅游等新经济、新业态,对推动长江经济带城市转型起到了重要作用。而通过比较发现,长江经济带转型显现出由东向西梯度发展的特征:东部沿海沿江城市转型指数总体高于中西部城市,中部城市高于西部城市。另一方面,有分析认为,境内外旅游、医疗卫生、特色餐饮、高品质消费品等领域的需求将不断提升,“需求侧”的提升将更好地支撑经济转型发展。

“近两年来,内蒙古典当业受房地产、矿产等行业的拖累,上海等地典当行陷入钢贸企业之忧,都是经济转型升级折射到典当行业的有力证明。什么会被落后淘汰,哪些将成为朝阳产业,典当经营者应当心中有数、未雨绸缪。”一位长期关注融资市场动向的市场人士提醒道。

如何应对危机

那么,回到典当的层面来看,他们的危机感以及所面临的尴尬又在何处?

首当其冲的还是业务类型的“集中”。实际上,据中国商报记者的了解,不管是在京沪这样的典当业发展走在行业前列的地区,还是在其他二三线城市,也不管面对的客户来自多么新兴的行业,房产仍然是最主要的抵押物。“股权之类的是不可能作为主要当物的,只是有需要的时候被当成一种保证。”有典当行经营者表示。

也正是因为如此,要想让典当行转型“业务”,一时半刻看来并不现实。

其次是寻找和发展新客户群体的不易。“我倒是认为,再不景气的行业中也会有优质企业,要看准客户企业在所处的行业中有无技术优势,是否拥有核心竞争力?但苦恼的地方在于,目前典当毕竟是个小行业,要想真正生根到一个行业里去,真的很难。”田宝同坦言。

此外,典当行面对潜力市场难有作为,也往往令不少关注行业发展的人士感到心急。

以浙江地区为例,在人们的印象中,“传统小商品市场”是义乌的“标签”,但知情人士对当地典当业生存现状的描述却有点儿出人意料,“义乌的十来家典当行,这些年生意一直比较平淡,因此谈不上有什么‘大起大落’的感受。而且不光是义乌,浙江的其他地区,比如绍兴的轻纺、海宁的皮革,专业市场都很发达,但典当行在当中的作为却同样反应平平。之前,浙江有典当行服务嘉兴的茧丝绸市场,由于典当投资方本身是市场主办方,采用会员制服务,所以一度做得有声有色,不过最近一两年似乎也开始有归于平淡的趋势。”

据分析,上述现象一方面既有典当行自身的原因,另一方面又与浙江经济升级转型、金融不断发展有着相当大的关系。不过,深层次原因究竟是如有的典当经营者所说的那样——商户需求不旺盛、不缺钱,还是典当行竞争力不够?“这些问题我们也正在关注和探讨。”该知情人士透露。

“政策导向,是经营者应有相应的大局意识。另一方面,‘修内功’同样是典当行的重要任务,比如贷款期限控制、利息标准、贷后数据分析等。相信不少典当行最迫切的感受依然是来自行业的竞争,比如网络借贷甚至一些中介结构等。既看清市场的将来,又做好当下,这也是一种‘转型’,有利于企业和行业更好地生存。”市场人士如此建议。(记者 王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