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营业网点

  • 在线商城

  • 典当业务

  • 专家服务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媒体关注

杭州【都市快报】去缅甸“抢”石头的中国人少了一半 疯狂的石头终于降温了

中高档翡翠成交量下跌四五成

记者 梁应杰

不管是缅甸政府有意调控,还是中国国内投资者力不能及,翡翠原石这颗“疯狂的石头”终于停下了一路狂奔的脚步。

虽然顶级料子依然遭到哄抢,但多数料子价格基本与去年持平,中标率明显回升。在刚结束的缅甸新一年公盘(即拍卖交易会)上,很多中国玉商都感受到了这点,金娃娃就是其中一位。如果按照前两年的行情,她很有可能颗粒无收,而在今年,她带过去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心仪的石头上,并且价格都在承受范围内。

据缅甸政府公盘主办方介绍,今年翡翠珠宝原石公盘供应翡翠原石数量为8943份,较上一届公盘的7454份原石多出1489份。最终八成左右的中标率,差不多是2010年的公盘以来最高的。

中国投资者少了一半

2008年,金娃娃从云南远嫁到杭州,在岳王艺术城开出了“云南映象”翡翠店。一年后,翡翠开启了10年来最大的一波行情,来自中国的游资成了最大的推手。

一直以来,缅甸公盘是翡翠原料最大来源。自2009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生面孔涌入公盘,其中就有来自山西和温州的老板。“2009年是山西煤老板,2010年是温州老板。如果说之前翡翠行情是靠市场需求带动的,那些年的行情基本掌握在他们手里。”缅甸公盘的常客刘芸升回忆说。

那时,他亲眼看到有山西煤老板组团到缅甸,一口气砸了30亿元,开价比行内人普遍高一到两倍,“根本不看东西,近乎于瞎买。”

就这样,中国投资者成了缅甸公盘当之无愧的主角。即使在翡翠行情有些低迷的2014年,仍有六七架飞机从“中国玉都”揭阳飞往缅甸。

然而,在刚过去的公盘上,缅甸国内商人首次超过中国商人。金娃娃估算,从国内过去的玉商至少少了一半,揭阳玉商也才包了3架飞机过去。

参与公盘的原石多了,竞拍的人少了,价格自然趋于理性化。今年的标王是一块大半绿色的原石,中标价约为17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151亿元),差不多是底标的两倍多。“这个价格最后做成成品还是有利可图,比前几年赔本赚吆喝的标王好了很多。”一位行家说。

这两年,令金娃娃最受伤的不是最后没拍到石头,而是自己给出的价格离最后的成交价差距太大。比如一块石头,她给的价格是300万元,结果最后中标的价格是600万元。这也意味着如果按套路出牌,永远成不了赢家。

但今年,这种差距正在迅速缩小。“大部分石头,只要在合理价位上再加价30%就能得到。”她说。

超三成人转行或停业?

参与公盘的中国投资者数量骤减,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缅甸政府加强了对竞标者的监管,以杜绝恶意竞标。另外,自2012年翡翠市场陷入调整以来,今年的行情最为低迷。资金压力迫使许多玉商放弃公盘,甚至放弃翡翠这个行当。

不久前,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林晓云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今年以来中低端翡翠成交量下跌七成左右,中高档跌了四五成,特色产品约跌了两成。这也导致翡翠从业队伍中,已经有至少1/3的人转行或停业。

“现在,价格在几万到几十万元之间、品相

中等偏上的翡翠销量还可以,再贵点的价格没跌,也已经有价无市了。”金娃娃说。

在广州揭阳玉器街,行情好的时候新货上柜半小时就有几十人问价,两小时内被抢光。现在,互相串门的中小玉商要比普通投资者更多,而且相比成品,他们对毛料更感兴趣。这些人挑好毛料后并不急于做成翡翠,更多选择转卖给下家。

“这实际上是更为保守的选择。”金娃娃说,在行情好的时候,无论“赌石”结果好坏总有人接手,但现在万一赌得不好,玉商得自己做成成品销售,根本卖不动,“而且一块较大的石头加工成翡翠,需要卖给几个人才能消化,石头只需要卖给一个人,流通性更好。”

当然,他们敢于这么做,也是看准了缅甸政府将继续控制原石出口,不会让原料价格大跌。也是基于这样的原因,金娃娃决定将今年中标的大部分石头都囤着,等行情回暖了再作打算。

多个爆炒品种陷入价格调整

相比此前几次的低迷行情,这次翡翠面临的问题更为严峻。在短期内经历了几倍甚至几十倍上涨后,市场上一件精品翡翠动辄在10万元以上,一般消费者已无法承受。即便是高端翡翠仍在小圈子内受到追捧,但想再来一轮暴涨可能性很小。

更何况现在出现问题的不止翡翠一个品种。据华夏典当行高级典当师李宗良观察,今年以来除翡翠之外的宝石类产品,前期市场热度较高、并且相对较新的品类,如琥珀、蜜蜡、南红玛瑙等的价格都呈现回落趋势。这些品种恰好都是近年来受到国内资金追捧的。

相比之下,像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等国际上比较流行的宝石,价格依旧处于平稳上涨的趋势。

在他看来,反腐以及经济低迷直接影响了珠宝首饰市场的成交。以群众基础最好的黄金为例,今年一季度全国累计生产黄金增幅为14.72%,但首饰制造用金同比降低了2.7%。而去年一季度国内黄金首饰用金同比增幅达到了30.2%。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国内奢侈品消费上。去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约为185亿美元,同比下降1%,首次出现负增长。中国消费者仍有消费实力,但开始趋于理性。

也许是看到了中国消费与投资市场的变化,缅甸政府近期为了促进珠宝原石销售,降低了红宝石、蓝宝石、钻石和其他高档珠宝的出口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