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营业网点

  • 在线商城

  • 典当业务

  • 专家服务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媒体关注

北京广播电视台【新北京广播故事】首席典当师王树林

2015年5月4日,北京广播电视台《新北京广播故事》栏目播出了新闻故事“首席典当师王树林”。华夏典当行首席典当师王树林在节目中讲述了自己典当师生涯和难忘的典当故事。 
 
“甲:当多少?
乙:十五两。

甲:哼,四两五。

乙:得得得,四两五就四两五。

甲:写——虫吃鼠咬~

乙:光板没毛儿,破面儿烂袄一件儿~

记者:一说起典当行,您脑海中浮现的是不是大宅门中白景琦去当铺当皮袄的样子吗?那么,现在的典当行是个是什么环境呢?就让记者瑞芳带您走进京城首席典当师王树林的典当生活。

环境音

(男):您想选哪个?我跟您说说。

(女):好好好。我们想给我妈妈看一款欧米茄的表。

(男):年龄大的人尽量表盘大一点,更清楚一点。因为这是34……(渐弱)

记者:您一定以为这段对话是发生在某家商场的柜台上,实际它出自于崇文门闹市区的一家典当行里。说话的这位男主人公就是华夏首席典当师王树林。

王树林:我记得是在九十年代初,那时候都叫信托公司叫土财主,上缴国家利税是第一的,兄弟省市开会的时候,北京这个土财主很有钱啊,这华夏典当行就是信托公司办的。

记者:王树林经历了典当行业从无到有的经过,对于商品模式以及典当功能的改变,王树林也有着切身的感受。

王树林:现在典当行跟那个时候不一样。我举个例子,时尚的女士,经常的光顾典当行干嘛去,淘宝去。你看这个行业我觉得是人的需要和社会的需要,在社会当中叫中小企业的融资机构,起到一些银行起不到的作用。

记者:从七十年代到今天,王树林就在典当行中扎下了根。说起为什么这么坚持干这一行儿,王树林说他乐在其中。

王树林:有趣味儿,老有挑战的东西。比如上朝的那些掐丝的那种挂宝剑的一剑跨。当时我记得还有那个袁世凯给他孩子的老师的一块怀表——整个一金壳,相当完整,打着袁世凯赠。就像这些当时在典当行,东西也确实不少。

记者:身为典当师,王树林见过不少好东西,要说没走过眼,王师傅笑言,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年轻时候的一次失误,让他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呢?

片花 

王树林:因为这刺激我挺深的,我觉得是我成熟的一个起点。是一个胶片机器,牌子叫勃朗尼卡,型号叫ETRS。当这个的人哪,是一个名牌大学的老师,谈吐确实也是做派。人家就要求做两万块,当时来讲,在九十年代两万块那是很大的业务了。当时我就想有面子啦,别人做不了自己敢做,自己做了以后也有七十多块钱的实惠呢,做完了以后是挺体面的,但是最后“死”这儿了。等于记了一辈子。那我当时到有点儿不能说魔怔了,在柜台上,就恨不得那个顾客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把这东西赎走。

记者:由于电子产品的更新较快,王师傅坦言后悔当时在收货的时候没有压压价,但这次出于虚荣心作祟的买卖,让年轻时期的王树林受了教训。此后,他不仅主动要求到其他兄弟公司学习业务,也养成了谦虚谨慎的工作态度。今天,到典当行点名找王树林看货的客户络绎不绝。

环境音

(女):那个王师傅在吗?

(男:在呢。(女):我想找您看个手表。

(男):可以呀,带着呢吗?(女):带着呢带着呢。

(男):还是新款的劳力士。从目前的价格吧……(渐弱)

记者:干了一辈子典当师,王树林说,现在都是他的徒弟带徒弟了,看着他们都成长起来,王树林倍感欣慰。这不最近,王树林和他的女徒弟收到了北京市发改委改革委员会认证中心颁发的认证专家协助开展价格认定工作的一份证书,让他喜上眉梢。

记者:那非常出色了您带的这个徒弟。

王树林:那肯定的,在北京市很有名气了。

徒弟:王师傅说了,出锅儿了。

王树林:哈哈,出锅儿了,炒熟了这拨儿了。

记者:言谈笑语间听得出来,王树林在享受着他的典当生活的同时,对自己的要求从未放松过。

王树林:咱们作为顾客的参谋来讲,消费者买完了以后呢,他心里是踏实的。过去的老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现在作为典当师也好,作为这个行业也好,应该是全心全意为顾客服务,关键时刻不能对不起你这个称呼呀,是不是。”

在线收听网址:http://www.rbc.cn/ylzx/2015/0504/1348602.htm